您的位置: 昭通信息港 > 汽车

怀念无所事事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9-09-14 07:44:44
二十一点零四分。小杨脚步一踏进大门,就迫不及待的伸长脖子凑近显示器。小灵的手条件反射般晃动了一下,非常的神速。套用武侠小说里面的台词,就是:在小杨脖子一深的瞬间,小灵立马就察觉空气有点异动,立马知道有人在后面,立马手指一点,于是屏幕立马就恢复到原本的状态。小杨立马骂了一句,操。小灵陪笑着说,下课了?他的话似乎让小杨更加的不爽,他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不明摆着的事吗?学校晚上上的是选修,二十点二十五分就跟老师说再见了,说话也不看好时间,尽说废话。小杨眼中的厌恶好像老毛的作战策略,从地方包围城市到一步步夺取城市。小灵是聪明的,察言观色的功夫修得炉火纯青,立马在小杨眼里看出了不妥,立马就用屁股跟椅子说后会有期,溜之大吉。小杨冲着他的背影狠狠地骂,靠!什么玩意,聊天泡无知少女还用得着这般!小杨对着门口的声音换来了室友的一瞥,很快的,他们又把脑袋伸入了屏幕。不用瞧也不必猜,叫小杨用脚趾都可以知道他们在干什么,除了看毛片和玩游戏,他们只有二选一,没其它选择。而现在室内的声波标志着他们在对操。小杨坐下来,回头朝着鼠标声音的发源地说,完了没?下盘叫上我。一个头伸了出来,说,很快,话音一落,就消失了。仿佛是空气在应。等待的时间总是走得特别慢。小杨在第三次看了角落之后,决定找点事做。这个念头一动,脑子立马就做出了指示。小杨晃动鼠标执行着命令,从眼花缭乱的文件里头调出小灵的聊天记录。粗略地看了看,立马得出一结论:俗,真他妈的俗,俗不可耐。小杨忍不住放了一个臭屁,一边捂住鼻子一边冷笑,仿佛小灵就在眼前。
小灵是小杨同学,不过不是同寝室的。小灵担当着班里的学习委员,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有着两三年党龄的党员,在系里还担当党支部的负责人。这可是一个灿烂很有用的光环。他平时总是一副大忙人的样子,来也匆匆去也促促,总是频繁地出入系里,与老师的关系特铁。因此,小灵总是幸运的。这样的幸运不说别的,单单是不用像小杨们为挂科而忧心忡忡不得不临时烧香抱佛脚这点,他也幸运了。小杨没这个命,他连个团员都不是,就更不用说党员了。大学里混个党员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
这个屁大的学校在党员这关把得是严格的。要想混得这个“显赫”的身份,成绩是前提,只有成绩好才能被提名参加党校培训,通过考试,发个结业证,大红色封面,金漆字底,闪闪发亮。上面明文写着XXX在第X期党校培训之中经检验合格,准予毕业!紧接下来就再次结合成绩准备民主投票,名为“推优”。经过以上环节,有人欢喜有人悲。成功者预备党员,失败者打回原形。大学不愧是社会的接轨点,总是抓好时机给学生们讲上生动的一课,培养学生的人生观、生存忧患意识等等。这似乎是学校一向的姿态,其目的说到底不外是让人们交钱交得心甘情愿交得身心愉悦交得还想再交。小杨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在烟雾中说,小皇帝,还没好吗?怎么这么久!这时候老外从门外大步流星地进来,脚底生风,带起了地上的废纸。小杨在他走过的时候伸手打着他屁股,嘴边说,弹性不错哦。老外打掉屁股上的手,给小杨一个白眼,说,饥不择食还是性取向发生转变?!小杨哈哈大笑,回过头来又大叫一声,小胖你们到底有完没完,老子等到花儿也谢了!小杨是被小胖捶醒的。事后小杨怀疑小胖在报复上回他让他输钱的事,因为小胖的胖手让小杨感觉痛了。浑身是肉的小胖一边用力挥舞着胖乎乎的小手,一边大嚷,起来了起来了,老师点名了。小杨伸手揉揉眼睛,说,什么课?对边爬起的老外说,更年期的课。小杨嘭的一声坐上来,说快走快走。一阵小跑,从后门溜进入,像贼一样,坐下来的句话就是点完了?小魏压低声音回答,恩,完了,更年期说了,榜上有名的将会在期末考试扣十分。小魏就是打电话来通风报信说点名的那家伙。听他这话,大家都紧张了。小杨往讲台上瞪了一眼,说,不至于这么狠吧?!老外接过来说,呵,不狠能叫更年期吗。小胖说不会是性生活不协调吧!小皇帝说肯定是,要不怎么会心血来潮呢。众人在这点上取得了一致,然后认真地注视着上面,注意着上面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一神一态。过了几分钟,大家眼睛凑到一点,人人都能从他人的眼中瞧着自己的内心。他们会心一笑,原本开怀大笑才合情合景的,因为环境因素,不敢造次,唯有小笑一下,以表心潮。他们进来后都是处于一种“压”的状态。压制咽喉,压低声音,压迫神态,压抑动作。但还是引起了旁人的不满,
小魏把脖颈向后移动二十来度,眼角刚好够瞟着对他们有不满的女同学,全班让人恶心的那个脸上青春灿烂得掉渣的小莲,说,假认真。小莲鼻梁上的那颗红彤彤的颗粒一耸一耸的。没等小莲发作,小魏就调头了,小胖指着他低声说,是不是很恐怖呢。小魏连连点头,说,受不了受不了。小杨没好气地看了他们一眼,就趴在桌面上睡觉。紧跟着,小胖小皇帝老外都低下头了。昨夜一直到凌晨五点他们才在游戏中脱身而出,又打闹了一会才关灯睡觉。原来大家的打算是睡到中午吃饭时间的,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更年期居然又发作了。说起这位更年期老妇人,整个专业一百来号人都怕的要命,异口同声声称变态。只因为她比别的老师要严厉一百倍。更年期姓刘,在上节课时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了你们都小心了,我这个年纪刚好是更年期,你们应该知道更年期对一个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倘若接下来我有什么得罪的地方,大家就体谅点。那番自我介绍,做为当代的大学生所具有的脑力是不难理解其中的意思的。她还真的镇住了大家,她的课总是出勤率,布置下的作业大家都老老实实完成,没人敢拿她不当一回事。在小杨看来,其实也没那么变态,至少在她允许大伙课堂上可以在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做自己的事情这点来说,还是开明的。下课铃声一响,周围立刻一片鼓噪,收拢书本的声音此起彼伏,人们也把紧闭了一小时三十分钟的嘴巴开启。刘更年在上面摆手,示意可以下课了。众人一个个像是服刑期满的罪犯,争先恐后往门外跑。小魏把小杨几个叫醒,一块向饭堂进军。
一年一度的“推优”又粉墨登场了。校园里的角角落落都被堆放了五颜六色的LOGO。无时无刻映在眼帘里,走在校园就像置身颜色的海洋。小杨在公共厕所上大号时,在门的背面看到一句话:万能的主呀,你一定要保佑我被选上。此话置身于其他什么“我爱你”“我的老师是个BTSB”“为什么我不是陈冠希”“帅哥,你寂寞吗空虚吗孤独吗想找个人陪吗?快拿起电话,拨打1 85151XXXX,24小时为你服务”等等话语之中,笔迹还有九成九新,小杨立马联想到就快举行的“推优”,他笑了,这个是党的铁杆“粉丝”。小杨想这个家伙一定是诚心诚意的写下这话,在这般乱七八糟的空间里写一句话不难,可要想像上面的这样一丝不苟,实非易事!
小杨憋着脸去想像这个家伙写下该话的情形。他当时的姿势应当与小杨一般,一边祷告一边使劲让自己拉的干净些,使劲将不可避免的影响到他对上帝提到的要求。小杨脑子里灵光一闪,可能他的祷告会是对上帝的呻吟,像他们经常观看的毛片里的一样,COMEON,BABY!小杨接过那句话,在话末添上几个字:去吃屎。画上句号的同时,小杨的肚子闹起了海啸,一阵翻江倒海,紧接着他就听到了类似下雨的声音,大珠小珠落玉盘,这是愉悦得不得了的声音,上帝真是太可爱了!小杨提起裤子时候忍不住衷心赞美了一下。
“推优”是在二十点三十分举行的。各系搞各系的,各班选各班的。缭乱、繁杂,整个校园都是吵哄哄的,有点抗战时的味道。小杨几个是到的,该到的人到了,不该到的人也到了。活动一如以往由小灵同志主持,穿着正装涂满发胶把头弄得像个刺猬有几分人模狗样的党员学着电视台上的某个恶心主持人,年年一个样,还是那汤那药。先来一通感谢辞,接着就是总结,硬生生把自己弄得像政府的发言人。他蹩脚的普通话让小杨想往上吐口水。小杨无心听讲,于是闭上眼睛养神。坐在旁边的小胖和老外也在不影响活动的前提下互相调戏对方,他们言语夹拌着动作,使得小杨不时睁眼看一下。
“小胖,让我摸一摸。”因为胖,所以身体的某部分跟女性没多大区别。这给小胖带来麻烦,他得时时提防凭空而出的魔爪。
“靠,要摸回重庆摸去,小花姐在等着你呢。”小花姐在老外的言谈中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老外姓万,重庆人,身上总有麻辣烫的火气。小杨常把他呼成万老贼,每次老外都是这样回答:WHAT?老外把目光盯紧了外语系的某女生,正在进行他的 行动。不过他那带重庆口音的外语总是可以让大家忍俊不禁。人问起他小花姐怎么办,这时候老外总会摇头,说,俺俩是成不了啦!说起原因,小杨他们才知道小花姐有个在交通局当一把手的爸爸。大家都为老外有个当局长的未来岳父羡慕不己,纷纷劝阻老外不要四处沾花惹草,要懂得从一而终,不可做当代的陈世美,有了新人忘旧人,并且绞尽脑汁群心群力不乏遗力为他出谋献策,衷心希望老外可以把小花姐家人拿下来,把小花姐拿下来,把交通局长的位置拿下来,把她家的万贯财产拿下来。小胖说,先把小花姐生米煮成熟饭。小皇帝说,把小花姐拐跑算了。小杨说,从丈母娘那着手,先下一城,让丈母娘吹吹枕边风。
但以上全被老外否定。他像批示文件一样逐条划上X。对小胖说,熟饭又怎的,都什么年代了,这个早就行不通了。他边说边趁机摸了小胖的肥乳一把,做出怜天悯人的模样,唉!你真是老封建,生在二十一世纪,塞的却是几百年前的稻草,真是白活了,做人做到这分上,也算是稀罕了,佩服佩服。气得小胖嘟着小胖脸,红红的。搞完了小胖,老外把矛头指向小皇帝,说,私奔?你以为是演戏吗?幼稚!小杨没等他哆嗦,赶紧拉起小皇帝就闪。这会儿,活动已经进行到倒数第二个环节:投票。有班干开始给大家发小纸片,让大家在上面写下自己反对或赞成的名子。小杨把自己的那张扔给小魏,说,拜托你了,魏总。小胖几个有样学样,魏总脸上的不情愿随着手上的纸张厚度而变化,忍不住嘟囔,怎么又是我。不说也就罢了,一开口就换得群起围之。
“都尊称你一句魏总了,少像个怨妇样。”
“看得起你,才把这么重要光荣的任务交给你,你可千万不能辜负党和人民对你的期望。”
“不写以后甭管跟我们玩游戏。”
“排除万难,争取胜利。”
“少废话,信不信把你给阉了!魏总管!”说这话的是老外,“管”字还故意拉长加重音。一个字就把小魏从有身份的魏总位置拉扯到被阉的田地。小魏晃晃头,苦笑了。姓魏没罪,有罪的是从前出了一个九千岁,实在是臭气熏天,弄得几百年后的小魏也没法摆脱被熏的命运。小魏先写了一张,剩下的四张全照着抄上去了事。班干把纸张全收了上去,接着就是唱票。随着一声声的XXX赞成,XXX反对,XXX反对,被推的那几个所谓候选人似乎坐不住了,尽管一个个绷着脸不动声色,但所带的气息还是不难让人得知他们的心情。听见自个赞成的不敢露出半点笑意,大概是想表现得矜持些;而听到反对的简直就似是坐在火炉上面,自个感觉火气直冲脸庞,一层层脸皮哗哗地往下掉。很快,结果就出来了。黑板上呈现了一个个完全的或是缺膊断臂的“正”字。其中有一处显得刺眼。候选人陈氏名下“赞成”的只有一横一竖,而“反对”的居然有那么多,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小杨往人头当中寻找那张面孔,却怎么也找不着,问了旁人,被告知结果还没出来,陈氏就先行离开了。很显然的是,大家都清楚这个刺眼的所在,因为现场气氛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沉重起来。其实这个结果是在众人的意料当中,一点也不稀奇。但尽管如此,虽然大家对陈氏反感,但发生在自家眼皮下,并且这样的结果是经自家所出,心里感觉总不是很好,难免过意不去。因此那个党员师姐在上面批评大家的时候,众人不知不觉的就垂头,连大气都不敢喘。
“我很失望很震惊,居然会有这样的事情。你们大家得好好反省反省,也许你们是快乐了,可你们有没想过别人的感受。大家同学一场,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位娇小的党员说到激动时候拍了桌子一下,“你们是一盘散沙,只顾着自己,一点集体荣誉感都没有,你们要知道你们是一个集体,你们是一个集体--你们知道吗?!真是太让我失望了。”这件事反响很大,下至邻班上到系校都沸沸扬扬。校领导一个电话直达系部,系部领导一个电话直追小杨所在班的辅导员,辅导员不得不中止手头里用以打发日子的网游--一个电话就把他们召集起来,又一次会议召开了。那个让小杨他们讨厌的辅导员在会上痛心疾首,暴跳如雷,吹胡子瞪眼睛,差点就要破口大骂。可事实却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前进。推优已经是前几天的事情了,中间有足够的时间让大家回过头来把那晚的过意不去给洗刷掉。因此对于来来去去讲话都是一套套的像个小丑的辅导员,除了几个干部级人物认真对待,其它人坐在那儿,早就神游到万里之外,把辅导员当做傻瓜。会议到,这个辅导员又是同一的结束语:你们都放聪明点,别给我惹乱子,不然就别怪我。活似黑社会里的小混混,大家回去的时候都往心里问候了一千几百次他老妈。小杨几个在讨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总是带着强烈不满的情绪。

共 7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描述了一段大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故事在平淡中透着精巧,语言是当代大学生式的,具有明显的校园特点,与小说营造的氛围十分贴切。【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11-04-27 16:26: 2 小说细致地再现了当代大学生的生活,具有浓郁的时代气息。小孩中暑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
小孩营养不良的症状
小孩中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