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海岛上的羊司令

2019-01-31 04:05:34

海岛上的“羊司令”

次见到刘孙军时,他身着迷彩服,脚蹬解放鞋,站在羊群中笑起来格外憨厚。

刘孙军是宁德边防支队的一名饲养员。饲养员这工作又脏又累,闲暇时间又少,一般人都不爱干,可刘孙军在嵛山海岛的农副业生产基地却一干就是9年,成了远近闻名的“羊司令”。

家住省城,父母经商,家境优越的刘孙军从小就有英雄情结,渴望穿上一身戎装。

2003年1月,刘孙军参军了,被分配到宁德边防支队霞浦机动中队。2006年6月,他又被选调到嵛山农副业生产基地当一名饲养员。“让我去养羊,简直就是浪费青春。”一路上,刘孙军满肚子苦水。

走进嵛山农副业生产基地,眼前的一幕更让刘孙军感到失望——四周光秃秃的山包、崎岖陡峭的山路、臭烘烘的羊圈、破烂狭窄又没通上电的宿舍……到达基地的个

晚上,刘孙军失眠了。而刘孙军的父母得知他去养羊后,也多次打劝他申请退伍。

正当刘孙军举棋不定时,班长林腾辉找到了他。

“那晚,班长和我谈了很多,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我坚持下去。”刘孙军告诉笔者,当时林腾辉已在岛上工作了近11年,获得了很多荣誉。但即便如此,农场里的脏活累活,他仍然抢着干。“跟班长比起来,我根本没有理由患得患失。”刘孙军被班长感动了。

思想通了,干劲足了。夏季天热,农场又没电,刘孙军就把席子铺在树底下,“陪”着蚊子睡觉;农场没有路、没有地,他就和班长一起开山劈石,修建羊肠小道,开辟小菜园……

如今,刘孙军已在海岛工作了9年。支队领导曾多次提出要将他调离海岛,换个环境好的工作,都被他谢绝了。“谢谢领导关心,这里需要我。”每一次,刘孙军都这样回答。

刘孙军刚到嵛山农副业生产基地,就碰上基地扩大养殖规模,购进了100多头羊。没多久,难题就出现了:两头羊腹泻不止。

从没养过羊的刘孙军买了几片止泻药给羊服用。没想到,三天后,两头羊死了。“羊病死了,这是我的失职。”刘孙军很自责。为此,他下决心要学会给羊“看病”。

对于只有初中文化程度的刘孙军来说,学兽医并非易事。白天,他把羊赶上山,然后找个阴凉地看书;晚上,他反复观看买来的光碟,认真琢磨;休假出岛,他还专程前往镇兽医站学习注射疫苗的方法……通过努力,刘孙军管理的羊群再也没有出现因病死亡的情况。

在刘孙军看来,养好羊是部队交给他的光荣任务,必须全力以赴完成好。

2008年6月的一天,27只羊在山中走失。夜色漆黑,刘孙军翻了8个山头,走了10多里山路,不知摔了

多少跤,才将27只羊一头不漏地全数找回。回到营房时,他的手臂、小腿已被芦苇划了十几道血口子。

2011年冬天,天湖景区突发大火。在大火的下风向处,一头小羊羔被困在一块大石头上。刘孙军拿着毛巾捂住鼻子,一头扎进了浓烟中,将小羊羔抱出火海……

在笔者采访的当天,正巧碰到母羊产仔。兴奋的刘孙军立即拿出,给羊羔们拍照,并发到朋友圈与亲朋好友分享。“看到一头羊变成几头羊,我心里头特有成就感。”刘孙军笑着说。

在海岛的9年里,刘孙军从一名新兵成长为一名班长。如今,嵛山边防派出所的战友们都亲切地称呼他“老班长”。原因很简单,一是他资历老,在岛上待的时间长;二是他对战友、群众好,每个人都服他。

对刘孙军的热心,战士李丰华感触颇深。今年1月13日凌晨2点

左右,他因感冒发烧39度。刘孙军发现后,立即顶着寒风,去卫生院为他买药。回来时,刘孙军的手和脸都被冻得通红。“当时我特别感动,老班长就像亲哥哥一样。”李丰华说。

对战友,刘孙军像火一样热情;对群众,他也是满怀真诚。

在嵛山边防派出所,刘孙军的节俭是出了名的。每次购买生活用品,他都是挑的买。但如果知道嵛山岛上那家那户有困难,他却总是个慷慨解囊,倾力帮助。

嵛山岛的池某佩兄弟俩天生痴傻,无父无母。村里人都嫌弃他们,总是避而远之。了解到池家兄弟的情况后,刘孙军不仅每月都到村里看望兄弟俩,还时常将他们接到农场住上几天。逢年过节,他还给兄弟俩购买油、米、面等生活用品。

今年是刘孙军在部队的一年。面临转业,他不放心的还是农场那100多头羊。“希望上级能尽快派人来跟班学习,把养羊这个接力棒传递下去。”刘孙军说。

深圳搬厂
餐饮船价格
塑料周转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