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昭通信息港 > 军事

站长影著协回应网吧版权费质疑今姩壹定

发布时间:2019-06-10 01:20:51

成立于4月16日的中国电影着作权协会(以下简称影着协)可能不会料到,仅仅诞生半个月,自己就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导火索是影着协要向吧收取电影版权费:约每天每台电脑终端收费0.15元。以一家拥有200台电脑终端的吧为例,一年需缴纳电影版权费用10950元。

对此,国内多家吧视频版权公司集体表示反对。这些公司认为,很多影视作品已被版权公司买断版权,影着协无权收费。

盛大络旗下公司盛世骄阳首席运营官查文毅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盛世骄阳买下了上万部电影、电视剧作品版权,这些节目有络传播权,未经盛世骄阳同意,任何公司收录这些影视内容均属侵权,“将依法追究其”。

本刊了解到,按照盛世骄阳对吧影视版权的收费标准,每家吧收费仅为每年2000元,相当于影着协收费标准的1/5。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江锋涛对本刊指出,着作权首先是私权,权利人加入或退出着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是自愿的。影着协在没有经过权利人授权的情况下,代非会员单位统一代收、结算影视版权收入的做法,“肯定不妥”。

一时间,影着协成为众矢之的。影着协的领导成员可谓阵容豪华,理事长为上海电影制片厂原厂长、上海电影集团原总裁朱永德,副理事长有阎晓明、韩三平、明振江、刘丽娟、高峰、王中军、张伟平、于冬、李国民、冯麟。不过面对质疑,影着协一直保持低调。

5月19日,在位于北展北街5号的办公大楼里,朱永德接受了本刊的专访。这是影着协次公开回应大众质疑。

有公司说他们有上万部电影版权,你别听他们吹

《瞭望东方周刊》:影着协表示要收吧版权费后,部分公司称已买断版权,影着协无权收费,你怎么回应?

朱永德:我们是经过国家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的批准,在民政部注册的协会,完全是合法的,完全有资格去收。这件事必须要讲清楚。

现在的吧以为,给络公司交钱就行了,就什么事情都不用管了。实际上,这个钱只是技术服务费、设备服务费,并不包括使用电影作品的费用。

现在吧都在通过一些系统、设备下载电影供观看,这些设备、系统一年会收几百块钱,多也就收个2000块钱。但是,吧一年要用1000多部影片,这些影片的版权费并没有收。

《瞭望东方周刊》:是不是说,所有的国产电影,影着协都有版权?

朱永德:我们会员的影片,应该说占了国产片的95%,因为所有大的制片单位都是我们的会员。另外,我们的一些会员,比如电影频道,也有部分港台片、国外影片的版权。所以,影着协也有一部分外来影片。

不过,也可能出现一种情况,就是吧正在播放的影片,是别人有专属版权的。这是少量的。所以,我们在收费的时候,会要求吧告诉我们都播出了那些片子。你播出1000部影片,其中999部都是我们的,一部不是我们的,我们会去找这一部作品的版权方,把这份版权费交给他们。

就这个问题,我们也向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做了请示,他们说也是可以的。

《瞭望东方周刊》:其他公司也可能拥有不少影视版权,会不会造成重复收费的问题?

朱永德:有些公司确实是买了一些影视作品的信息络传播权。这个问题我也请示过出版总署。这个概念以前是没有的,因而大家签合同的时候很乱。信息络传播权能不能涵盖到吧?我们认为,信息络传播权指的是互联,不包括吧。但是有的公司与制片方签合同的时候,在信息络传播权的后边特意加了个括弧, “包括吧”。如果是这样,我们说,这个公司就是版权方。出版总署也认可这种处理方式:合同里含有这个括弧,影着协收钱后,会把钱转付给这个公司;如果合同没有这个括弧,是模糊的,我们收了钱以后,不转付给这个公司,而转付给原始权利人。

对于这些拿到版权的公司,我认为也有办法解决重复收费问题:一个是我们签约,我替你管理,你交管理费;一个呢,你毕竟版权数量是很少的,你不入会,我也先收,收来后再把版权费转付给你。这两个办法只有一种区别,我们的会员收10%的管理费,非会员收15%的管理费。

有的公司声称他们拥有上万部电影版权,你别听他们吹。假如他们真有,我有什么理由去收版权费呀?

《瞭望东方周刊》:不少人对收费标准有质疑,普遍认为收费过高。另外,收来的费用,影着协准备如何分配?

朱永德:为了定一个合适的收费标准,我们调研了两年,是合适的。现在进吧看电影的人大概占20%,这些人经济承受能力不大。吧业经营现在比较困难,你要是收多了,吧付不起,现在吧竞争很激烈,成本一直在涨,房租涨,人工涨,电费涨,但是上机费不能涨。

至于按什么比例分配给权利人?不是平均分配,我们叫做抽样分配。假设帮我们收费的地方是吧协会,我们会要求吧协会做抽样调查,看看100部影片里,那些使用频率多,那些次之,那些根本没人用,再根据这个抽样结果来进行分配。当然,这个抽样不会很精确,目前还做不到精确。

今年一定会开始收

《瞭望东方周刊》:影着协曾表示,影着协目前与中录尚公司合作,由该公司在部分城市通过“国产电影吧数字发行平台”代为收费。中录尚是文化部直属企业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中录)与影视娱乐内容服务提供商“尚文化”的合资公司。有评论认为,中录尚存在主管部门与收费公司暧昧不清的问题。对此你怎么看?

朱永德:文化部的中录改制,尚投资,成立一个公司叫做中录尚。现在文化部批了,也要挂牌了,公司由文化部控股。中录是文化部的事业单位,他们和各地文化部门比较熟。我们向吧收费,要取得广电系统、文化系统的支持与理解,单单部委支持还不行,下头的单位也要支持,以后包括当地的综合执法大队,也要加强联系。中录一些工作人员做这些事情是有优势的,所以我就愿意和他们合作。

和尚合作,是因为他们在这个领域做了很久,有一套影视播放系统。尚找到我们,想与我们合作,我说可以先做一些试点。但是尚只收他们的技术服务费,估计一年2000元。版权费依旧由我们来收。但假如尚协助影着协收版权费,产生了成本,比如人工成本,我们会把这部分成本给尚。

结果尚一宣传,成了我们和他们建立统一收费平台,在全国统一收费。我说我是不能支持你尚垄断的,这个版权费,吧行业协会也可以代收,其他机构愿意收,也是可以来合作的,不是说由尚一家来收。

《瞭望东方周刊》:5月初,影着协表示要在5月中旬以后收取吧影视版权费,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开始收,为什么?

朱永德:这个事情是尚炒作的。按照我们的计划,先要开会员大会,开会后,通过了收费标准、转付办法、章程,会员才会给我们写委托书。同时,我们的收费标准,转付办法,章程也都还要在站上公示。公示了以后,我们才会一个一个地方开座谈会,把道理和吧讲清楚,然后才开始收费。

这是需要一步一步来做的,需要一个过程,到现在为止,收费标准,转付办法,章程在上都还没公示呢,也就根本还没到要实施的阶段。

至于什么时间开始收,暂时还没有详细的时间表,但是今年一定会开始收。不过,这个事情也很复杂,并不是我说今年要开始收,吧就都来交了。不会的。肯定要一个一个地方去做工作,一个一个地方去找代理人来做这件事。所以,今年开始收,并不代表今年就都能收到。有的地方今年收,有的可能就要等到明年才开始收了。

(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

.tag-editor {text-align: right;font-size: 12px;color: #717171;}.tag {float: left;}.tag a {margin-right: 10px;color: #0B3B8C;}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女性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脑瘫的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