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昭通信息港 > 故事

江南故事画境牵丝戏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9:07:15

一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在火盆里面燃烧,火光掠过身上绮丽华美的衣裳,燎着了细巧精致的椴木骨骼,甚至有奇异的花香飘飞,就好像我身体里面某块带着记忆的血肉。  噼里啪啦地燃烧着,竟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在大火就要覆上心房的时候,我看到对面的他笑着流出了泪水,皱纹沟壑的脸上甚至挂着一丝满足。趁那火苗还没有完全将我湮灭,缓缓支起身子站了起来,对着满头白发的他戚戚然一笑,然后作揖行了一个叩拜之礼,一滴泪伴着“咔哒”一声永远的碎入炭灰。  无边的黑暗里,那些记忆开始清晰起来。有花香,有酒香。重要的是,有青衣如墨的他。  鹅黄色薄纱缠腰而束,银粉色的樱唇含笑,眸间暖泉荡漾。瑶水湖里面倒出的人影是我吗?我盯着自己的盈盈柔荑,凝脂般透亮,不禁笑出了声。本姑娘好漂亮啊。  我是仙姑云游人间时,掉落在瑶水山上的一粒木樨种子。在这里住了好多好多年,有人拿我的花去作诗,有人做糕点,还有人酿酒。几百年来,我都过着无忧无虑的田野生活。  直到有一天,颈着墨绿色璎珞的女子俯在我的耳边对我说:花瑶,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回家了。今天就是你修炼成人的日子,一百天之后天庭的月桂花将由你来掌管。  说罢,墨绿色的人影便无影无踪,只留下我一身醉人花香,摇着欲滴的叶子沙沙作响。  原来,我叫花瑶,是天庭掌管月桂树的仙子。  霎时间,我的叶,我的花,还有我的根全都消失不见,只留下湖边一个娉娉而立的黄衣人影。  一阵风过,醉人呼吸的香气依旧萦绕在空气中。  几百年的时间我都是一棵木樨,用自己金黄细碎的花瓣感受着这个世界的起起伏伏,用自己的香气抚摸每个人的脸颊。有多少人儿在我的身下许过地老天荒,又有多少人酿了花酒不复醒。如今化为人形,当然少不了要去人间热闹一番,况且我只有一百天的时间。  远处传来的笛声,低低浅浅,扰人心扉。我还沉醉在刚才断断续续的笛声中,西边的天空突然泛红一片,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我散了自己的香气去感知,只觉心头一热,有灼烧的触感。看来是着火了。  裙角在晚风中飘舞,我身上的香气将周围的灼烧之气整个都掩盖了起来。这里是瑶水城的家主之府,在我还是一棵木樨树的时候就知道,这瑶水家主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治城明主。本想着自己只有一百天的期限来游历人间,不该管这纷繁杂事。可谁知晓,偏偏让我看见墙角两个蒙面的纵火之人。  想着城里的乡亲们对家主的赞美,就想施法收拾了这两个纵火之徒。周围的香气已渐渐浓厚,我并不需要什么武器,就足以让人在无形中毙命。  没错,我的香气是享受,更是死亡。  在我就要离去的时候,却感到身后有一阵清风而过,吹散了我发髻上别着的木樨花瓣,一片一片掉落在低墙。不知怎么魔怔了似的,竟想弯腰去拾捡那花瓣。  身后的一束目光,直逼我的心脏,就好像被下了蛊咒。我怔然回头,刚巧与那双幽深的眸子相撞。那眸里有冰泉,让人心生冷意。男子一身青衣如画,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变得纯净起来,一副飘然之姿。  这一生见过许多人,也用自己的花瓣和香气碰触了好些人的思想。面前的这个男子,不是看的,却是仙风道骨的,我甚至感受不到他在想些什么。  我看着他拿着长笛朝我劈来,眼里竟没有丝毫杀意,只是冷冷的冷冷的。他只是在做一件自己认为是对的事情。在长笛就快要抵上我心房的时候,我看到了月光下凌冽的剑锋。  那是长笛,更是长剑。  可那又怎么能奈何得了我呢?我是仙啊。  “花妖,你用妖术取了人性命,还想逃?”他连声音都没有温度。  “公子,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你又何必追究我是怎么杀的。还有,你怎么会知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我落在几米远的树枝上,声音悠悠。  今日是我化为人形的天,连自己都是次知晓自己的名字,这个不似人间凡人的公子是如何知道的呢?我还在心里努力回忆,那边的城墙上传来一句话。  “错了,就是错了。”然后那道影子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大火渐渐被熄灭,浓重的烟气笼罩在瑶水城上。城墙上贴了一张赏榜,正是家主为了寻找那夜帮忙之人。我盯着赏榜咯咯地笑了几声,心里得意起来。突然又想起了那道人影和那句话,脸色暗了下来。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一定要杀我呢?  时间过得很快,一百天的期限只剩下了二十几天。我借着自己的仙力游历了很多地方,终又回到了这里——我的家,瑶水山。  山上的农户还是那几个,瑶水湖里的水还是那么绿。我坐在另一棵木樨树上,摇来摇去,花瓣落了满地,小孩子抢着去捡,让自己的娘亲做那美味桂花糕。  我开始舍不得这里的一切,如果自己还是那棵不会动的木樨树,是不是就不会有现在这么悲伤的情绪了。趁没人的时候,手里捻了一朵花,在山中飞舞起来。  恍惚间好像听到了那日初化人形听到的笛声,俯身飞向那边的山中,有打斗的声响。有一道颇为熟悉的人影——是他,那日想要夺我性命的公子。对面的黑狐是修炼千年的妖精,连普通的神仙都要忌惮几分,那男人竟然孤身与战。  他的长笛是他的武器,可以镇人心,更可以杀人身。我竟也在一旁一边观战一边欣赏起笛声来,树叶沙沙地应和着,真是好景致。  那笛声突然呜咽起来,甚至开始断断续续。我赶紧睁开半闭的双眼,那公子嘴角的血迹还未干,长剑直指那黑狐心脏,深刺进去。我也跟着一惊,突然那狐妖伸出自己的尾巴,九条长尾就要将青衣公子勒住。  那一刻,我用了快的速度将自己的身体撞向他,将他甩了出去,并且用了自保的香气护住了他。我看着黑狐的九条尾巴将我紧紧的围住,我的花瓣,我的香气一缕一缕的消散开来,然后意识开始模糊,身体也逐渐枯萎。  不远处的男子捂着胸口,双瞳扩大张着嘴巴无法出声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你这冰块脸也会有表情的啊,用我这条命换这个,挺值。  我用尽的力气问他:“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呢?还有啊,你的笛声真的……很好听啊,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礼物。”  我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消散,青衣男子张开双手不断的往怀里拉扯着那些花瓣,他嘴角的鲜血甚至滴在了那干净的长衫上,开出一朵花的痕迹。  仙姑朝着我走来,将我拥了起来,带着我飞向开满月桂的天上。我不断地回头看那个男子,他一直保持着刚才拥着我的姿势。那无力感让我心痛,可是,我的心脏明明已经被刚才的黑狐勒坏了的呀。  我的记忆好像开始涣散,直到我听见有一个遥远的声音,悲痛着喊着:“错了,就是错了!”  “仙姑,我怎么突然记不清自己的名字了。还有,为什么我的左边第三根肋骨下会如此之痛呢?”那里明明空空如也。    二  师父说,我是百年来难得一见的仙风道骨,好好修炼必能得道成仙。可我才不想当什么神仙道士,我只想游山玩水,舞墨弄诗,斩妖除魔。  这偌大的人世,对于我来说只有对错没有其它。  我曾经在瑶水山上闻到过这世间香的木樨花,在那瑶水湖边飘飘洒洒,煞是好看。有时候我会在此静坐,那棵木樨树好像有灵气般,总是能让我安静。我是个没有情绪的人,而闻着这些香气,我总是不自觉心情变得明朗起来。  瑶水城家主失火那日,我赶过去查看火势。当靠近围墙的时候,一股熟悉的木樨花香浓郁得让人心智不宁,还好我内力较稳并无大碍,而墙边的那两个蒙面的贼人却是抵挡不住的。  墙上鹅黄色薄纱的女子,裙摆和着夜风而飘,身上的木樨香气笼罩整个府宅,甚至不时有花瓣飘落。我静静的在她身后,心里却略微不定。  这女子,不会就是瑶水山上那棵木樨树吧,今日竟幻了人形。握着长笛的手指不禁又多了几分力道。  她发上的花瓣掉落在城墙,竟弯腰想去捡拾。眼前女子的动作让我一惊,以她的修为,是不可能感觉不到我的气息的。我屏了气息朝她走去,长笛慢慢探去。即将碰触到轻盈薄纱的那刻,女子忽然转过身,眸眼低沉地望着我,像极了瑶水池的颜色。  我的脑海里浮现的依旧是那棵木樨树,摇摇晃晃,悠悠洒洒,竟没有发觉手里的长笛已经出了剑锋,自己的身体也因太过用力而前倾。那剑锋在月光下就像是淬了毒的宝物,让人移不开目光。几秒之内,她就静静的立在那里,看着我的利剑逼近她的心房,直到一刻才回身飞向了远处的高枝。  赶忙收回自己的长笛,闭上双眼恢复理智。  “花妖,你用妖术取了人性命,还想逃?”我的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一丝温度。  “公子,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你又何必追究我是怎么杀的。还有,你怎么会知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谁?”她落在几米远的树枝上,身上的香气还是一如既往。花妖,她的名字?  这世上该死的人有很多,可是这世上的规则也有许多。他们是该死,却不该由你来杀死。况且,你还是个妖。  错了,就是错了。  我先飞上房顶看了一下火势,大火渐渐熄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木樨花香逐渐消散,那个叫“花妖”的女子早就不见了踪影。  之后的几十天里面,我再也没有见到过那个浑身木樨花香的妖,我去过瑶水山上,那里依旧有很多木樨树,却再也没有了可以让我浑身放松的那棵。我笑自己,竟被一个花妖牵绊了心扉。  在第十五次上瑶水山的时候,遇到了一只修炼千年的黑狐。我拿出那支翠绿的长笛,奏起了世间美乐。那只狐妖的修为,怕是要多费些时候。  恍惚间,嗅到了那为熟悉的香气,带着几分世间清流,在鼻尖划过。我没有回头去看,依旧从容的和那狐妖周旋。几个时辰的胶着之后,那黑狐早已精疲力竭,终于该奋力一击。  那边的睡美人也该醒了,之前的旧账总该是结一下的。  我猛然飞上一旁的树枝,甩出笛中长剑,用尽真气朝对面的黑狐命门狠狠一刺。因着反噬,自己的嘴里也吐出不少鲜血,落在了长长的衣襟之上。就在我要拔出长剑的那一刻,黑狐突然生出九条尾巴。糟糕,狐有九命,它是想与我同归于尽。  那些尾巴朝着我缚过来,我的身体早已流失真气过多支撑不起。突然,我被一道黄色人影撞到了一旁的树边,内脏因受到巨大冲击而不断痉挛。我捂着胸口,鲜血还是从嘴里不断涌出。那个人影,分明是刚才还在树枝上睡觉的女子,她竟然不顾性命救下了我!  她的身体一点点被束紧,慢慢开始消散,到处都是花瓣,都是她的花香。她的眼睛里装满了暖暖的泉水,朝我扯出了一个微笑。  她问我为什么知道她的名字,她好像真的很喜欢我的笛声,她说那是我送给她的来自人间的的礼物。  我看着她说不出一句话,心像是被撕成了几片,踉踉跄跄地朝着她爬去,想要抓住那的一魄,终究还是徒劳。  我用力将长笛碾碎,朝着天空大喊:错了,就是错了!  我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想要感受那抹熟悉的香气,一切却都已成空。  天空依旧有花瓣落下,和花瑶身上的一模一样。一个戴着墨色璎珞的女子朝我走来,轻启朱唇:“公子,花瑶是天庭掌管月桂树的仙子,你可知晓?而她为了救你,在人间的百天修炼并未圆满,此时虽然仙身归回天庭,而劫难却不可不渡。你,可愿舍弃一身修行陪她渡上一劫?”  原来,她的名字是花瑶,是天上的仙子。我竟一直把她看作妖?  “她的六魄已经归成人形,在天庭中担着自己的责任。而她剩下的一魄将被封印在傀儡木偶里面,继续在人间尝尽离合悲欢。你愿意放弃今生记忆陪她一起吗?”  只要能和她在一起,我做什么都是可以的。  我如获珍宝似的接过那具精致的傀儡娃娃,安静的睡颜像极了花瑶。我抱着她,想要多看一眼,仿佛这样记忆就能多留一分。墨衣女子看着我满足而又不舍的模样微微一笑,挥了一下裙袂消失在花香之中。  从此木樨花落,信马由缰。世间再也没有冷面无情的翩翩公子,也没有了浑身花香的花瑶。有的只是白发苍苍的老翁和他手里明媚如花的傀儡娃娃。    三  我小的时候就与常人不同,总是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他们总是将那些东西称为“鬼神”,也总是把我当作是不祥之人,而我却不以为意。  曾经在入冬的时候遇到一场大雪,夜里的雪花湮没山路,艰难步行几个时辰之后终于看见不远处有个灯火幽幽的寺庙,破旧的模样就如那微弱的的灯火明明灭灭。不过终究还是有个地方过夜了。  未曾想到这破旧的寺庙里面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翁,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手里却提着一个制作极为精致的木偶。那木偶活脱脱一副美娇娘的模样,一席长发披在双肩,头戴银白发簪,一身艳红色广袖歌衫,眼睛上的睫毛甚至还带着泪珠。哪里还是个没有生命的木偶,简直就是个陪伴老翁几十载的明艳女子。那眼神看向老翁的时候,甚至透出一丝丝的爱怜和悲切。 共 5978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预防前列腺痛有什么好方式
昆明治癫痫病的医院
服抗癫痫药物期间能要小孩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