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昭通信息港 > 故事

人脸辨认新巨头格灵深瞳要让计算机看懂世界

发布时间:2019-04-10 19:36:50

人脸识别新巨头格灵深瞳要让计算机看懂世界

颐和园腹地的红墙四合院,河水凉亭,满目古色。抬头一看,格灵深瞳四个字组成的牌匾,特别显眼。若不是提早知晓目的地,笔者一定不会相信这古香古色的四合院里,竟然装着一家致力于计算机视觉研究的人工智能科技公司。

格灵深瞳创建于2013年4月,是一家将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技术应用于商业领域的科技公司。格灵深瞳的野心是让计算机看懂世界,事实上,教机器看懂这个世界,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有人持续致力在做了,只不过采取的大多是摄像头+强算法的理论框架。Google、百度等巨头一样在做,不同的是他们还是偏重搜索、社交;但格灵深瞳想做的是将计算机视觉商业化,而切入智能安防监控领域是步。

本刊专访格灵深瞳联合创始人赵勇,他曾供职于Google总部研究院,是GoogleGlass初期的核心研发成员。让我们看看他眼中的计算机视觉发展到了甚么程度?人工智能又将如何发展?

人工智能为计算机视觉赋予智慧的光芒

《络传播》:第三届世界互联大会上举行了一场科技成果发布活动,多数事关人工智能,且该词被参会佳宾频频提及,你是不是觉得,人工智能发展的时机已经到来?

赵勇:跟过去三四十年相比,现在肯定是的时机。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开始为社会提供具有商业价值的产品和服务,现在各大企业纷纭投入研发。但这并非是这一两年的作用,而是延续积累下来的成果。在今天,我们还把人工智能当作来看,再过五年,人们并不觉得它是,它已变成事实了。这个行业所产生的影响和市场已大大增加,我相信在5年以后,人工智能在安防领域的市场会比今天大一百倍。

《络传播》:计算机视觉对安防的意义有哪些?相比之下,格灵深瞳的安防设备和其他安防设备有哪些不同之处?

赵勇:安防行业已经建立了一套完全的眼睛体系,到处都有摄像头,这些摄像头从之前的摹拟变成了数字,从孤立变成了络连接。所以,在安防领域锻炼出来了一种能力眼睛和记忆的能力。但是,过去我们只用了电脑的眼睛和记忆,真正思考和选择的还是人脑。而未来的核心则是赋予摄像头思考的能力。

北京200多万个摄像头,每天产生的录相时长有200多万天,即5000多年,这么多的图象,倘若要抓取数据,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所以,格灵深瞳就是为每台计算机装上安全脑。这个安全脑首先要去理解每幅图的所有目标,辨认他们是谁;其次,它不是单个头脑,而是一套协同合作的脑袋。之前是海量的孤立的数据,未来安全脑会搜集所有的数据,去理解、关联和分析这些数据,终究为客户提供情报。

《络传播》:除安防领域,计算机视觉还能用在哪些行业?

赵勇:比如,可以为商场提供VIP客户辨认服务。当顾客走进商场,系统根据人脸识别提示这是一名VIP客户,服务员接到指令,便会有针对性地提供服务。此外,可以为父母提供孩子的动态,当孩子进入学校、离开学校、进入小区门口时,父母都能收到信息提示,告知父母孩子的行迹。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关键人。对商场来讲,顾客是他们的关键人;对父母来说,孩子是他们的关键人。我们的技术就是为人们提供这种服务,帮助他们去了解各自的关键人。

《络传播》:计算机视觉在安防领域已到达了让机器看得懂的目标,那末,下一步,怎样实现让计算机做出反应?

赵勇:现在已可以做出反应了。所谓的做出反应就是提供情报,人工智能领域是一个情报体系,而非执行体系。人工智能产品提供情报,然后由执法机关采取相干行动。比如,有犯法高危人员走进小区了,通过人脸辨认,系统提示保安注意防范,保安接收到情报后,便会密切注意这个人的动态,这就是情报服务。

把未来一个齿轮一个齿轮地变成现实

《络传播》: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科幻电影《人工智能》里描绘了一个机器人小孩为了得到人类的母爱而不断努力的故事,影片结局是2000年以后,地球上已经没有了人类,只剩下机器人。你觉得人类会迎来这一天吗?

赵勇:这是艺术创作,好莱坞的电影为了制造噱头吸引人们去看,所以会幻想比较极端的科幻场景。我们今天让人工智能去开车、去服务、去提供情报,但它们其实是没有物理形态的,而是一系列运行在服务器和系统里面的软件。它们有感知和认知的能力,能很好地完成工作,可以为我们提供非常出色的服务,但它们是没有意识的。

人的智能有三个层次,感知、认知、意识。但对机器人来讲,它们可能有超过人类的感知和认知能力,但并不具有意识。什么是意识?意识是一个指挥官,它调动了你的感知和认知能力,去完成任务。人工智能的未来并不是去创造一堆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成为一种新的物种。我们今天所做的所有人工智能,都只是做一种很聪明的机器,其目标都是为人类服务。

《络传播》:好莱坞创造了很多同时具有感知、认知和意识的机器人,例如暖心的大白。你预测一下,人类何时会真正意义上拥有一个大白这样的朋友?

赵勇:现在已开始了,人工智能不一定是人形的东西,在家里就有隐形的大白。比如,智能牙刷能通过口腔脱落细胞判断你的口腔健康状况;智能马桶可以帮你分析肠道疾病;拿一根棉签掏一下耳朵,产生一些采样,快递到一个实验室,它们会立即给你一个非常权威的报告。这些东西就是大白。

大白不是一个大白,是无数个大白。有大白的医院版、大白的药物版、大白的家庭诊疗版等等,这都是会出现的。当然,我不认为会出现一个大白那样的机器人,把所有事儿都办了。不管从技术可行性和效力来说,都达不到那样的要求。

《络传播》:有人说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上存在一个奇点,超出这个奇点就能具有意识。你觉得这个奇点存在吗?

赵勇:在认知和感知领域,人工智能的很多东西已超过人类了,但在意识层面就差得远了。人类宝贵的东西便是灵魂,而人工智能的缺点也在于此。机器人困难的是具有意识,因此,应当捍卫人类的灵魂和情感,一方面让机器人具有情感很难,另一方面,人们不应当去触碰情感机器人的研究,因为这触及了人类伦理和情感层面的底线。

婴儿手心出汗
宝宝手心出汗
小孩手心出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