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昭通信息港 > 网络

妻子遭强暴认错嫌犯的哥报复打死无辜男

发布时间:2019-10-13 06:29:53

  妻子遭强暴认错嫌犯的哥报复打死无辜男

  死者母亲

  死者家属

  东亚经贸10月11道 寻找目标、开车跟踪、呼叫同伴、围捕歹徒……的哥张兴华对这套流程再熟悉不过,他曾和同伴如此抓获多名歹徒,数年来多次获见义勇为称号。可这次,他因为妻子马兰受到侵犯,带人殴打所谓的“嫌疑人”致其死亡。

  几人落后才知道,“德惠色魔”供述他才是真正的犯罪嫌疑人。

  妻遭侵犯 的哥开车寻嫌犯

  2007年8月19日凌晨,夜班的哥张兴华像往常一样开车行驶在长春市内,目光扫视着街路两侧,然而与平时不同的是,这次他寻找的不光是乘客,还有一个涉嫌抢劫、强奸的犯罪嫌疑人,受害者就是他的妻子马兰。

  张兴华家有一辆出租车,平时他开夜班,马兰开白班。8月11日,一名男子在东环城路与东荣大路交会处上了马兰的出租车,当车行驶到某高校附近时,男子对马兰实施了抢劫、强奸,并用刀刺伤了马兰。事后马兰到警方报了案,回家后把遭遇告诉了张兴华,“那个人有点面熟,总在东荣大路一带活动。”马兰说。张兴华暗暗记下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从那以后,他每次开车拉活,都要仔细观察路人寻找嫌疑人。

  发现“嫌犯” 与同伴一起殴打

  8月19日4时许,张兴华在东荣大路与东环城路交会处等活,他突然盯住了路边电线杆旁的一名男子。男子看上去大约30岁,身高不到1.7米,身材较瘦,稍微有点瓜子脸。“这人真像那个歹徒。”张兴华想到这里血往上涌,为了防止认错人,他让的哥木月林把马兰接来辨认,并给妻子打说明了情况。

  电线杆旁的男子不一会儿骑着电动三轮车离开了,张兴华开车在后面悄悄地跟踪,并和同伴保持着联系。在跟踪途中,张兴华和小舅子马力相遇,当时马力和另一个司机陈军刚好交接班,两人都在车上,张兴华招呼二人一起跟踪,陈军随后通知了好友刘清华,三辆出租车一起跟着电动三轮车行驶。几人跟踪到惠工路附近时,木月林拉着马兰与他们会合,马兰隔着车窗观察了一会儿说:“就是他。”

  张兴华见妻子确认“嫌犯”后,和同伴开出租车跟了上去,男子正推三轮车行走,发现出租车靠近后骑车就走,张兴华等人赶紧开车追赶,把三轮车拦住后,马兰上前问:“你还认识我吗?”男子有些慌张地说:“认识。”张兴华听了再无怀疑,向着男子一拳抡了过去,其他同伴也开始对男子一顿拳打脚踢。

  “嫌犯”身亡 打人者当天落

  殴打过程中,中年女子艾淑艳骑三轮车经过这里,她一眼认出被打男子是自己的朋友,名叫郭立春,于是赶紧上前拉架。据艾淑艳回忆,她上前问:“你们因为啥打人呀?这不把人打坏了吗?”几人没有罢手,反而认为艾淑艳“多管闲事”,随后艾淑艳也被打了几下。虽然她高喊帮忙,但是当时没有任何人再来制止。

  几个人打了一会之后,张兴华准备把“嫌犯”送到公安机关,于是把艾淑艳放到一辆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把男子扔进后备箱内,开车离开了现场。在去公安局的路上,张兴华改变了主意,因为同伴并不知道妻子被人强奸,他怕到公安局后这件事被熟人知道,于是中途停车,把艾淑艳和男子扔在路边,随后和同伴离开现场。

  艾淑艳一看郭立春已经人事不省,她马上拨打120求救。由于郭立春伤势较重,艾淑艳打通知了他的亲属,自己则先回到现场找回了三轮车。当日8时30分许,郭立春因抢救无效死亡。当天,打人嫌疑人张兴华、马力、木月林、陈军、刘清华先后被警方抓获。

  “德惠色魔”供述是真嫌犯

  就在郭立春被打致死的前5天,德惠市警方抓获一名涉嫌强奸数起的男子刘家军,刘家军的供述让两起案件联系在了一起。

  刘家军今年32岁,暂住德惠市夏家店镇小泉沟村5队,夜晚尾随单身女子,实施强暴。经过警方的初步调查,刘家军供述自己从2002年起实施强奸30余起,他所供述的一起强奸、抢劫案件和马兰的遭遇极其相似:“时间:8月11日;地点:长春市内某高校附近;被害人:一名女出租车司机。”

  当时警方并不知道被害人的身份,直到郭立春被打致死案发,两地警方经过沟通才发现,张兴华等人可能打错人了。

  死者外出打工钱都交给父母

  死者郭立春家在四平市伊通县境内一个偏僻的山村,整个村子只有40多户人家。郭立春家是三间新房,院里有些杂乱,四周没有围墙,只是用栅栏隔开。进入郭家,郭立春的母亲坐在炕上,手里拿着一支烟,倚着柜子,很少说话。郭立春的父亲已经外出找律师咨询儿子被打一案,郭立春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哥哥郭立冬说,他和妹妹已经成家另过,只有郭立春和父母一起生活。近10年来郭立春一直在外打工,把攒下的钱都交给了父母。

  郭立春的母亲郑大娘今年60岁,她指着家里的新房说:“原来家里住土坯房,那时有2万多饥荒,这些年就靠小二(郭立春)在外面打工挣钱。去年家里房子倒了,用他的钱盖了这几间新房。现在家里还有2万多饥荒,就等于他这几年给我们留下了这个房子。”

  村里人说从未见过死者打架

  从郭家到长春,每天只有一趟车,所以这里显得有些闭塞,一家人对整个案件的经过也不是很清楚。案发后郭立春的父亲郭景山来长春6次,每次都要带上一包药。村里的张老汉说,他看着郭立春长大,从来没见他打过架。

  当郭家人得知张兴华过去见义勇为的事迹之后,郭立春的姐夫唐志新说,他们近才知道张兴华等人可能打错人了,但没想到还有这么复杂的原因,目前郭家人也想跟嫌犯的家属沟通一下。“人都有同情心,毕竟人已经没了,只要能让老人满意就行。”

  打人者多次见义勇为获殊荣

  近日,张兴华、马力、木月林、陈军、刘清华等5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长春市二道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然而,郭立春被打一案带来的影响却远远不止这些。

  昨日,距郭立春被打案已经快两个月了,几经周折终于见到了张兴华的姐姐张兴丽。见面时,张兴丽提着一个手拎兜,刚刚坐下她就从兜里掏出一摞厚厚的证书和报纸。

  证书和报道上醒目的内容就是“见义勇为”四个字。2000年的一天,几名歹徒抢劫了一名的哥,事后一名歹徒乘坐张兴华的出租车逃离现场。开始张兴华并不知情,把歹徒送走后回现场等活,后来知道刚才的乘客是歹徒,他马上开车追上了歹徒。在搏斗中,张兴华右手被刺伤,脚趾骨折,但是歹徒终被抓获。那一年,张兴华获得了个“见义勇为先进个人”称号,至今张兴华已经多次获得这项荣誉,还曾经获得过“见义勇为”称号。

  在张兴丽收集的报道中,记载着张兴华多年来和同伴一起勇斗歹徒的事迹,面对歹徒他曾多次受伤,为此多次获殊荣,可是这次他的冲动却触犯了法律。

  张兴丽一个一个地摊开证书,泪水不停地往下流:“看看这些荣誉,我原来还以为这些能保住我的弟弟!”

  打人者家属想向死者家属致歉

  一个多月以来,张兴华的家人承担了巨大的压力。父母看到儿子从见义勇为先进个人成了伤人嫌疑人,两位老人都难以承受。马兰的精神状态更差,已经不能出车了,还得尽量维持这个家。然而令他们担心的是全家人的安全问题。

  张兴丽说,以前张兴华和同伴多次见义勇为,抓获了不少歹徒。这些人有些已经被判刑,有的可能已经刑满释放。“抓坏人是好事,但是也给这个家庭带来不少麻烦。”以前张兴华在家时,家人心里还能踏实一点,现在张兴华被捕了,家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目前张兴华的家人很少外出,他的孩子上学、放学都要有亲人接送。孩子也很懂事,只是隐约知道了爸爸的事情,他回家后总是躲在房间里哭,平时也不跟陌生人说话。

  昨日张家人聘请了律师对本案的一些问题进行了了解,让他们感到遗憾的是,一直没有办法联系到死者郭立春的家属。张兴丽表示,他们知道张兴华等人打错了人后,想跟其他几名打人者的家属商量一下,再与郭立春的家人进行沟通,说声“对不起”。对于此案的结果,张兴丽表示相信法官会作出公正的判决:“我们也想联系其他人的家属,尽量安抚死者的家人,毕竟人家的人没了,我弟弟他们应该抓坏人,但是不应该伤害人家。”

  法律意识淡薄作出不理智行为

  就郭立春被打一案联系了吉林省和长春市的见义勇为工作办公室,他们表示早已知道此事。对于张兴华等人的行为,两级见义勇为工作办公室人员都觉得可惜:“他们法律意识太淡薄,终作出了这样不理智的行为,只能等法官作出公正的判决了。”

  长春市一位心理专家分析说,张兴华等人面对歹徒时,他们有着维护正义的热忱,他们的行为值得肯定。当自己的亲人遭到侵犯之后,又错把一个陌生人当作嫌犯,在那个瞬间头脑是不冷静的,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我们不能用他们以前的行为干涉法律裁决,也不能因为这次事件否定他们见义勇为的行为。”

  (文中5名打人嫌疑人及家属均为化名)

  (作者:王阳)

  (:王莉)

房产要闻
激光设备
手机行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